是哈士奇吗

d5人快删我!!!快删我!!!

MISSING

感覺有點虐不過很讓人回味。。。
我吹爆!!

廿七寸左右:

最后还是决定留下希望


念有回:



胜出


余情未了




 




 




那些找了许久的东西总会在你放弃之后不经意的出现在眼前。


它就在那里却失去了意义。




 




傍晚。


厨房里水壶发出“咕噜咕噜”的沸腾声,绿谷出久从冰箱中取出中午在便利店买的猪排套餐连着包装一同放进刚烧好的热水中加热,回到客厅翻找微波炉的维修卡。


冰箱、空调、洗衣机、加湿器……都不是,明明所有维修卡都在,却唯独找不到微波炉的维修卡,无奈下绿谷出久只好准备去储物间找找时他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扭过头视线恰好落在罢工的微波炉上——




啊……那个是小胜带来的。


难怪没有维修卡。




 其实有没有微波炉,绿谷出久都不在意,用开水加热便当这种事从他们在一起之前就已经习惯了,只是后来他不再吃便利店后这个习惯才渐渐消失,如今却又熟悉起来。


在网上找到维修电话后绿谷出久将公寓的地址发了过去,对方回复三日内上门维修,回谢之后绿谷出久将加热好的猪排便当打开,端到书房一边看资料一边吃着晚饭,他一口一口将饭放进嘴中,表面是温热的可越接近中间越是冰冷,最后他把中间剩下来丢进垃圾袋然后继续看着成堆的文件。


所幸繁忙的工作让他无暇去在意生活饮食上的问题,否则这颗心便会像扔掉的便当一样,被剥去表层最后不知所踪。而这一切的开始,是从他们分手之后。




 




 




于是你将它重新收好,希望下一次要用到它时能一下就找到。


可要等到什么时候才会有下一次呢。




 


连续两周都在吃便当的绿谷出久终于在事务所同事的强硬“邀请”下走进了一家居酒屋,一圈十几个人将两张桌子拼在一起围坐,可就算这样桌上依旧显得水泄不通,其中酒水占了绝大的比重,绿谷出久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喝过了,他一杯接一杯的将酒灌下肚心里默默的数着,一、二、三、四……七年了。




原来他们在一起了那么长时间吗。


七年里,他再也没有像现在这样醉过。




 酒会结束后绿谷出久回绝了同事的好意,一个人歪歪扭扭的走在马路上,初春的倒春寒到了夜里依旧如同凛冬,他竖起外衣的领子遮住酒后泛红的脸,既保暖也防止被稀零的路人认出来,原本绿谷出久是想坐电车回去的,但胃里实在翻腾的厉害,与其在电车上吐出来还不如慢慢的走回去,反正明天也不用去事务所。




吹吹风,醒个酒吧,绿谷出久明明这样想着却渐渐失去了意识。




 




 




 


所以你总会时不时去看着它,做着些毫无意义的举动。




 


如果不是事务所同事打来的电话绿谷出久没准就错过了这顿热腾腾的午餐,以及这一年里都找不回的那颗心,爆豪胜己就背对着他站在他想要忘记的位置上。




绿谷出久拿出手机按下一串未显示在通讯录里的号码,在过去的一年里他无数次的一遍又一遍的输入保存然后删除,而现在他却恍恍惚惚的拨了出去,没有任何声音他只看到爆豪胜己从外套兜里掏出手机,下一秒便转过身来。




 


太好了,这不是梦。


绿谷出久没出息的模糊了双眼。




 那个一直跟在身后的人终于与他视线相交,那一瞬间绿谷出久反倒轻易的忘记了许多这一年里怎么都无法忘记的事情,七年的争吵,七年的矛盾,七年的自私——




七年不堪的爱情。


那是让他们未走到终点的爱情。




 




 






只为当下一次,不再错失彼此。


从哪里失去的,就从哪里找回。




 


年少的他们总是轻易就陷入疯狂的爱恋中,纵使伤痕累累也要固执的将对方捏在手心,他们不遗余力的吸吮着彼此的嘴唇,窒息的刺激使他们失去理智,彼此将心交付却忘记了如何去呵护。




 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都需要一个契机去告别那七年的不堪。


于是,一年前他们最后一次对视,眼里除了争吵后留下的愤怒更多的是缄默的恻然,七年来他们第一次选择退避。




 他们错过了一年,这一次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会重蹈覆辙吗?




 




“还傻愣着干嘛,汤都快凉了。”




 




 




 






*MISSING:余情未了


评论
热度(108)

© 是哈士奇吗 | Powered by LOFTER